【玄亮衍生/于陆】昨日骄阳(七)——完结篇

平生 @平生339  视频配文

视频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054351


cp 吕云鹏x肖童

   吕云鹏x侯亮平

 

“候处,他们进去了。”周正把监听器递给侯亮平,“现在要不要出动?”

“先别急,”侯亮平阻止了他,把监听器贴在耳边,传来深深浅浅的步伐声。

“鬼哥啊,这是做什么?”这是吕云鹏的声音,很明显,他现在的处境并不乐观。

在相隔不远处的出租屋里,吕云鹏正在被四五个人拿枪指着。

“别装了,有意思吗?都这副境地了你还觉得能活着走出去?”鬼哥玩着手上的手把件。

外面“砰”的一声,吕云鹏事先安装好的烟雾弹在屋内炸开,吕云鹏跳起来,直冲着鬼哥,袖种的匕首顶在鬼哥的咽喉,“缅川金三角,有一个卧底警察,他被弄死了,我要你说,是谁下的命令。”

“你对一个死卧底,这么关心干嘛。”

“你最好快告诉我。”吕云鹏把手里的匕首推向鬼哥。

 

“不许动!警察!”侯亮平带着人冲进屋内,所有人都被包围起来。

“全都带走。”侯亮平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吕云鹏,对着身边的周正说,“这个人,直接带到审讯室。”

 

“你难道没想过,这会是个陷阱吗?”侯亮平一本正经的审问。

而吕云鹏吊儿郎当的坐在他对面,“求你了,专心办你的案。我做我的事儿,别再缠着我了,行吗?”

“你要是这个态度,我会向上面报告,尽快解除你一切身份,我亲自遣送你回滨江。”侯亮平把手中的笔拍在桌子上。

“不达目的,我不会走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你行啊。”侯亮平拍着桌子,“孤胆英雄,独闯贼窝,你就没想过,这是否安全吗?”

“我们认识六年了,你知道我从来不是一个深情的人。从他死那天,我就下定决心,要为他报仇,我的命运都从此被一分为二,还有,咱俩已经没有关系了。”吕云鹏说的轻描淡写,“那么我可以离开了吗?”说着,他站起来,打算离开,却被侯亮平拦住。

“你就算要骗我也把戏做足一点。”侯亮平举起来吕云鹏的左手,上面虽然没有了戒指,但是无名指上凹陷的印记还在,明显就是刚刚才去掉的。

“我。”吕云鹏有种小学生作弊被抓的尴尬,不知道说什么。

“你要是觉得说这些话刺激我,就能让我放弃,你也太小看我了。”侯亮平把他留在审讯室,自己转身出了门。
“候处,这人怎么办啊。”周正跟在侯亮平身后问。

“还能怎么办啊,关一天,明天放出去。”

“啊?”周正惊讶的张大了嘴,“您还真打算放他去....去。”

侯亮平不想回答,朝周正摆了摆手,让他赶快去办。

 

吕云鹏走之前还是去找了侯亮平,但先开口的却是侯亮平,“我不该拿肖童来刺激你,是我不对,我也不该拿我们六年的感情,去做这个赌注。”

“你不需要道歉,”吕云鹏抓住侯亮平的手,“难道你现在还不相信我吗?”

侯亮平抬起眼睛,凝望着吕云鹏,“哪怕在外人看来,我和肖童的相似,都是我们感情里最大的羁绊。”

“可你明明知道,我现在爱的是你。”吕云鹏皱起了眉头,心中气闷。“绝不是因为你像谁。”

“我相信你。”侯亮平站在桌前。

“我要出发了,你愿意等我回来吗?”吕云鹏从兜里拿出来那枚戒指,带回了自己手上。

侯亮平忍了半天,还是没有绷住,“拒绝你和等螃蟹蒸熟,一样艰难。”

“是吴新河,调查结果在这里。”侯亮平把鬼哥的证词拿了过来,“他利用了肖童和欧阳家的关系,导致了欧阳家对肖童的报复。”

“他背后是吴雄?”

“是的,你哥的案子,也与他有关。”

侯亮平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今天是收网的日子,天还没亮他就穿戴整齐的出发了,因为他根本睡不着,他等吕云鹏回来,等得太久了。

他坐在大厅的办公桌前,等待命令。

“早啊。候处这是怎么了,才六点啊。”周正还没睡醒,拿着杯热茶走了进来。

“还早,我都觉得太晚了。”

他们一行人出发去中缅边境,他早就计算过时间和路程,吕云鹏拿到u盘,结束战斗,还需要穿过一个丛林,徒步越境回国,大概中午前就能接到他回来。

吕云鹏一定不能有事。

“不过要是他真的完好无事,那我就把他打到有事,回家就让他跪键盘,跪坏一个再买十个。”侯亮平憋着一口气,在车边绕过来绕过去,恨不得自己空降缅川,亲手把吕云鹏提回来。

“你们处长,没毛病吧。”边境的特警还没见过这样情绪激动的检察官,提着枪守在他们旁边。

“去去去,我们处长才没毛病呢。”周正算是习惯了,拿着笔记本替林华华记着这几天的侯处长观察日记。

 

吕云鹏引爆了整个现场,慌忙中催促伊楠抢夺婚戒,然后带她上了多猜的车。

身后玉江带人追杀多猜和云鹏一伙,霎时间,双方在缅川的公路上不断追逐。身后玉江向吕云鹏的车开火,发生激烈的枪战。

“把枪给我!你上前面去。”江伊楠把吕云鹏推到副驾驶上,自己瞄准身后的车辆进行射击。

“我哥留下的U盘就在婚戒盒中,你拿好!”吕云鹏把戒指盒交给江伊楠。

“停车!多猜,停车!下车!车要爆炸了!”吕云鹏推开车门,三人迅速跳车。

身后爆裂的响声,吕云鹏滚落在悬崖边上。

“伊楠,你赶紧走,见了猴子给他说一声,忘了我。”说完,吕云鹏把江伊楠推了出去,自己坠了下去。

江伊楠护送着U盘,跌跌撞撞的跑回边境,“这是U盘,赶快破译!”

侯亮平拿到,赶紧递给随行的技术人员“快!”又转头问伊楠。“吕云鹏他人呢?”

“我们遭遇了爆炸,他掉下了悬崖。”江伊楠已经泣不成声,拽着侯亮平的胳膊“他说,如果能见到你,让你忘了他。”

侯亮平脱下外套,搭在江伊楠身上,望了望江伊楠来时的路。

“他不会死的。”侯亮平直直的站在边境线上,踏了出去“他能回来。”留下了这句话,侯亮平徒步,走向丛林深处。

-------------------

数日后,滨江的某个医院里。
“案子已经收尾,你不用担心了。楚门被端掉,楚天南终身监禁,吴新河被杀,正在追捕吴雄,和楚门牵扯的人也被一一清除。”侯亮平守在病床边上,给吕云鹏盛着汤,“你....不高兴吗?怎么不说点什么。”
“你....你压着我输液管了。”吕云鹏脸上纠结成一片。
“哦哦哦!对不起!”侯亮平感紧起身抬脚,还是看到输液管里回流了半管的血,“你感觉到了怎么不叫一声!”
“我看你说的那么认真,没好意思吭声。”
“你!”侯亮平被气的笑了出来,“我看你真是脑子被炸出问题了。”

 

吕云鹏还没有完全恢复,就执意要出院,他不喜欢医院的氛围,让他很压抑。他更喜欢回到家里,顺便缠着侯亮平,催促他每天早点回家,再推着他的轮椅四处转转。

“我这真是提前感受了老年生活,还挺惬意。”吕云鹏自从有了这个轮椅十分兴奋,好像每天不坐一会儿就不舒服,其实他现在身体恢复很快,不用依靠轮椅也能上楼下楼,但他就是懒得动弹。

“你是惬意了,我下了班还要伺候你。别忘了,可是我从缅川边境把你背回来的!负重十几公里啊!”侯亮平推着车,“还老年生活,你一退休我就把你塞养老院。”

“那还是算了,我就这么一说。”吕云鹏赶紧摇摇头,岔开话题,“你想回到20岁吗?”
“不想。”
“为什么?”
“因为我的20岁,可没有一个叫吕云鹏的人。”
“那我答应你,以后不管多少个20岁,我都陪着你。”

------------THE END-------------

这篇文章终于完结了,来说一下我的心路历程,这个文本身是为了平生小天使的一个视频,我看了整整一天,一边看一边替肖童抹泪,脑子里就有了这个故事的一个结构。

很多人会觉得猴子在这故事里太惨了,作为肖童替身才会和鹏哥在一起,可能前期确实会有替身加成,但鹏哥绝不是什么渣男,他是个温柔懂得付出的人,当他感觉到自己对猴子的爱意时,他没有隐藏,他付出给了猴子同样的爱。不是说谁先心动,谁先付出就是傻,爱没有聪不聪明,只有愿不愿意。所有对吕云鹏的付出,也是猴子出于自愿。

肖童的存在也许会对吕侯两人的感情有一些催化剂似的带动作用,但绝不是替代作用。

肖童是天使,他的死去就是一场绝美的献祭(引用一个弹幕说的),他的纯净与热情是鹏哥曾经拥有的最美的梦境。

侯亮平是正义的使者,他的到来对吕云鹏来说就像是一个救赎,他的赤诚和正气是鹏哥现在以及未来的向往。

这个故事结束了,感谢大家能看下去我这么絮絮叨叨/没头没脑的小言文笔,以后有可能会有小番外日常什么的~

评论(2)
热度(13)
  1. 平生339三土哥哥傻白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