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亮衍生/于陆】昨日骄阳(四)

平生 @平生339  视频配文

视频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054351


cp 吕云鹏x肖童

     吕云鹏x侯亮平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沾上这玩意了!”吕云鹏看着眼前的肖童,瘦弱的不成样子,凹陷的面颊,涣散的眼神,不断颤抖的身体。吕云鹏心中怀着愤怒,还有对自己无能为力的痛恨。“如果你早一点告诉我,如果我早一点知道。”

“快给我,给我啊。”肖童蜷缩在房间一角,涕泗横流,俊朗的五官不受自己控制的抽动。他现在已经进入了戒毒的三级症状,呼吸的频率和深度都不断增加,哪怕是一口气没喘上来,很有可能就直接休克。

“不行,就差一点,你马上就可以不依赖毒品了。”吕云鹏靠近他,却露出来胳膊上大大小小的淤青和血印,这是肖童上次戒断反应中,他俩厮打的痕迹。

“你走。”肖童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对自己的厌恶,“我现在就是个垃圾,我求求你快点离开这里。”

“我陪你戒毒,你陪我远走高飞,好不好?”吕云鹏双手环着肖童,把他揽在怀里。

“我下次还是会伤害你,我骗了你,我还伤害了你,是我的错。”肖童想推开他,可是没有毒品的支撑,四肢酸软,就连握成拳头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骗我这一次,那你要还我一辈子。”看着肖童放弃了挣扎,吕云鹏抱的更紧了。

“可我已经是个废人了。”肖童渐渐把身体软下去,浑身都是虚汗,体内的力量早就被毒品折磨殆尽。

吕云鹏现在没有办法去安慰他,因为他知道,他们的路会走越来越艰难,欧阳兰兰设计肖童一步一步堕入深渊,自己要拼命把他拽回来。

“呼吸都比现在要通常,全身毛孔都打开了,脑子里都是麻木的,能让我想起来很多美好的事情,身上轻飘飘的,日子都过得特别恍惚。”肖童一字一句地把自己吸毒后的变化告诉吕云鹏,他想不停地说下去,仿佛他停下来,吕云鹏也会消失不见。

他想到第一次欧阳兰兰设计他吸毒的情景,人声鼎沸的舞池里,一双大手递给他的烟卷,自己眩晕的感觉。

打火机在黑暗的屋内,咔嚓咔嚓地闪烁,欧阳兰兰将毒品放在锡纸上炙烤,一缕缕青烟升起,然后她把手里的锡纸塞给肖童,就是这样一次误吸,完全改变了肖童未来的命运。

“你醒了。”吕云鹏蹲在床边,笑着看肖童刚睡醒的眼睛。

“嗯,我渴。”

“我给你倒好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吕云鹏这几天把自己开发的代替药剂喂给肖童,减少他对毒品的依赖,又用沙盘疗法让他把心底里的压力全部倾诉出来,更是无时无刻的陪伴,帮他减压。

“嗯,好多了。”肖童虽然还是肌肉无力,但比起前几天戒断的状态,已经是快要痊愈了。

“你已经度过了最难熬的一段时期,只要保证这几周不再复吸,你的身体就能慢慢恢复过来了。”吕云鹏细心的给他说着。

“谢谢。”肖童转过头,抱住自己的双腿,缩成一团,自从沾染上毒品之后,这是他最常保持的姿势。

“为什么要对我说谢谢,真想谢的话,就赶快振作起来。”

肖童感到疲倦,没有回话。

“说点开心的,你给的资料帮助警方截获了高纯度的海洛因,关静山被抓获,欧阳家损失惨重,楚门暂时停止向这条线输送毒品。”吕云鹏看着肖童眼里渐渐有了光亮。

“我没有暴露吧?”肖童赶紧追问。

“没有,欧阳家默默处决了一批人,就是这次送毒,你表面上已经被抓捕了,现在欧阳兰兰在拼命捞你。”

“哦。”

“魅力挺大呀。”吕云鹏抱着胳膊,你养好了可不许再乱跑。“这件事结束之后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

---------

“欧庆春被检察院的人拉去问话,可能我过一段也会被监视。”江伊楠把吕云鹏叫过来。“还是因为这次的案子给咱们开了太多的通道,有人不愿意了。”

“我们又不是犯罪,我们是为了抓捕毒贩,这也?”

“可毕竟我们确实走了一部分小路,没有完全按照规章制度走。”

“能抓到毒贩破获案情,你们立功我报仇,有什么可调查的?怎么这么多事儿。”吕云鹏想离开,但是又被江伊楠按坐下。

“可能你也要被问话,不过你不是局里的人,问完就会放你走了。”

“合着你就是为了把我骗过来,调查我的。”

“不是,这不是。”江伊楠还没说完,会客室的门开了,走进来两个检察官。

“您好,”江伊楠站在中间,介绍着,“这位是汉东省调过来的检察院陈海局长。”

“您好,不好意思啊,这事儿跟我真没多大关系,我还要回去。”吕云鹏想走。

“我们也只是按例询问一些事情,不会耽误您太久的,请您配合,亦可,去准备一下。”

吕云鹏没办法,只好跟在检察官后面。

“废话就不多说了,我们现在开始吧,吕云鹏,你是在什么时候接触到欧庆春的,她是否对你进行过索贿?”

“什么?没有。”

“那为什么你出看守所的时间提前了一周?是否是她与江伊楠共同为你行的方便?还有你大量购入的毒品,资金的来源?”这一连串的问题,一般人还真的会被问晕,幸亏是吕云鹏机智,一一回答出来。

两个小时过去了,能问的都问了,对面的陈海,向陆亦可点点头,“好了,结束。”

又对着吕云鹏“谢谢您的配合。”

“不是,你们都问这么多了,我能问个事吗?”

“您说。”

“那个,这对案子会有什么影响吗?”

“据现在的情况来看,不会有影响。”

“那就行。”

“对了,听说了您的事迹,我之前和云飞也共过事,他的离去,我很遗憾。”陈海走到吕云鹏旁边,拍拍他的肩。“如果有需要帮助的,我会尽力。”

“谢谢,你们少来两回就行,我看官大的我害怕。”

“噗,吕博士还真幽默。”陆亦可收拾着桌上的文件,“还有点像那个猴子。”

吕云鹏向他俩打了招呼,赶紧三拐四拐的绕回自己的临时住所。

“你回来了。”肖童坐在书房里,听到门响赶紧站起来。

“嗯,给你带了好吃的,今天恢复的怎么样?”

“好多了,有食欲了。”肖童解着外卖的包装,“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晚?是楚门那边有动静了吗?”

“不是,欧阳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楚门暂时不会打草惊蛇,还要消停一会,我去做笔录了。”

“做笔录?检察院的来啦?要调查谁啊?”肖童紧张的问。

“这次行动牵扯的太多,不管是检察院的还是缉毒队的,他们来调查反倒是帮了我。”吕云鹏把调好的药搅拌均匀,递给肖童,“这调查的动静这么大,楚门不会不知道,那么我给楚天南说我通过警方内部贩毒的身份就坐实了。”

“万一中间有什么纰漏。”

“不会的,楚天南这个人多疑,只有真的让他看见我被调查,被关进局子里,再被安然无恙的放出来,才会信我有靠山,敢走这一步。”

“我觉得我也需要做点什么。”肖童把药喝掉,杯子放在桌上。

“不行,你不能再去了,欧阳兰兰那女人是个疯子,他们一家都是疯子!”

“如果我再不露面,他们会怀疑的。我的下线,我从他们那里得到的信任,可全都没有了。”

“不可能,我不会让你去的。”

“我不是去送死!”

“你闭嘴!”吕云鹏气的把杯子从桌面上一扫而光,破碎的玻璃碴散落一地,“不许再给我提这件事!”

肖童明显被吕云鹏的怒吼吓了一跳,他俩在一起之后,吕云鹏从未对他发过这么大的火。

“铤而走险的事情,交给我可以吗?”吕云鹏缓了缓说道。

“你就不能相信我,我可以做到的。”

“肖童我问你,假如你出了事,你觉得我自己能活的很好吗?”吕云鹏的眼中全是泪水,“我已经失去的太多了,我大哥,小峰,我嫂子还在医院里神志不清,瑶瑶现在照顾她妈妈我却不能回去见她们,我不能再失去你了,你明白吗?”

“你太自私了。”肖童上前抱住了吕云鹏,“为了你,我会好好活下去,可是如果你出了事情,那我怎么办。”

“我出了事,那你忘了我,好好活着呗,最好再找个比我厉害,比我好看的。”吕云鹏用头蹭了蹭肖童的胳膊,“怎么,愿意为我守活寡?”

“虽然条件苛刻,但我也不是找不到。”肖童假装认真的思考起来。

“诶诶,想什么呢,别瞎想了,能找个和我一模一样的都难。”吕云鹏赶紧打断。

“万一呢。”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4)
  1. 平生339三土哥哥傻白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