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一笑很楼诚(十二)

比赛前一天 明诚急匆匆的找到明楼 “明天就比赛了 你上次说要再找一个人 但是他还没来练习过 明天直接上场可以么?”

“怎么?信不过我?”明楼正在批改着文件 看到他来了 就停下手头的工作 “我找的人 不用磨合”

“当然不是信不过你 只是觉得明天直接上场 会不会”

“不会出问题的 明天我上单 你打野 咱们原来配合的很不错了 再加上我一直在和明台练习”

“等等 你?认识明台?”

“他没告诉你 我是他大哥吗?”

“。。。。”明诚摇摇头 表示不信

“那倒也是 他看起来就没我聪明”明楼说完就准备拽着想走的明诚 “先别走 你们DEMO设计的怎么样了”

“初步设计都完成了 还在后期调适 ”

“有信心吗?”

“没有”明诚板着脸 

“不要这么自卑啊 我觉得你们可能性很大的”

“不是自卑 这叫有自知之明”

“那行吧 明天见”

明诚转身离开 明楼随机拿起电话打给外援

“喂 你明天有事情没? 有啊 那你推一下吧 我这边有点重要事情”说完 还没等那边回话 就直接挂断了

 

比赛当天 学校的网吧外人声鼎沸 都来围观比赛 虽然是业余战队 但是也是有一定的实力才可以晋级的  比如明诚他们战队 从早上还没入场就十分惹人注目 因为大早上一辆豪车就停在了网吧门口 从王天风一下车 明楼就一脸嫌弃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土大款的生活作风了”

“要不是你昨天晚上才给我打电话 我至于从机场跑回来吗?这还是公司的车”

“这样啊 来来来 今天比赛 我可是给别人打了包票能晋级的”

“诶 明大公子不是从不参加这种无聊的比赛吗 什么人能劝得动你?”

明楼没说话 笑了笑 看向坐在电脑边正在准备的明诚

“哦 没想到 你这人还挺浪漫”王天风在一旁冷笑 但是看看明楼颇为窘迫的模样 想必是还没追上“怎么 还有你明大公子追不上的人?”

“没什么事情可以一蹴而就的 我希望的是两情相悦”

“啧 酸的我牙疼” 

明诚看到明楼在和一个人聊天 想了想 大概是今天的外援 便走了过去

“您好 我是明诚 今天真的是麻烦您了 ”

看到明诚友好的伸出手 王天风也没多说什么

这边明台 看到王天风来背后一阵一阵的寒意 压低声音说“哥 你叫他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我也是昨天下午才想起来要叫外援的 一时没想起来人 就把他叫来了”

“他是我童年阴影你不知道啊” 原来明台实习的时候 被明楼诓骗到王天风他们公司去了 正好还在他手下工作 那叫一个人间地狱啊 导致明台在实习期过后 就立刻打算读研 再也不说出去工作了 

“好久不见啊 明小少爷”王天风绕到他身后 猛地一喊 吓得明台虎躯一震

“王 王老师好”明台差点没跪下来

“我这个人常年打中路 没问题的话 我们先SOLO一局 让我熟悉一下你的打法”王天风转身对明诚说

“没问题 ”两个人一场下来 很快就了解对方的套路 并且制定了对敌方法 明楼在一旁指点着 五个人迅速进入状态 

“第一场MRM对阵伞剑”

“哼 对面一看就是玩阴阳师的”明台对曼丽窃窃私语

“什么师?”王天风 毕竟不是天天玩游戏的人 对于手游也不是很了解

“你就别玩了 太非”明楼赶紧泼一盆冷水

“哼 人民币玩家没资格说我”

 

进入游戏 BAN人的时候先拿掉了星妈这种毒瘤英雄 然后又选了自己的本命 可惜王天风的小鱼人被对面BAN掉了 只好选了火男在中路 曼丽选了锤石搭配着明台的德莱文 明楼看了看对面的阵容 选择了石头人在上路抗压 明诚则是捡了个漏 选了赵信

明楼一直稳定输出 却被对面当成了混分巨兽 他也乐得清闲 和对面蛮王一来一回的 反倒是占了上风 开局 明诚打完红和狼灵 直冲上路 拿下一血 

下路虽然没有上路的优势大 但是德莱文输出不是盖的 压在对面塔下 曼丽的锤石并没有奶妈玩的好 只是为了搭配阵容才选的 所以打起来力不从心 眼看着有个残血的ADC在面前晃悠 心里一急 直接Q了过去 果然钩空了 明台赶紧在公屏上打字 

“诶呀 亲爱的 你手有没有抻到啊 疼不疼啊”明台一打出来 

真的要求一下对面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凭什么对面有妹子!”

“秀恩爱滚开”

明天在这边喜滋滋的 把对面正在打字的ADC一波带走

一边的明诚鄙夷的说“你这套路太脏了”

“能赢得套路都是好套路 哪有脏不脏之分啊”

明诚又瞥了一样上路 明楼赶紧接话“诶诶 这可不是我教的 我打游戏从来不废话”

“好啦 闭嘴 ”明诚虽然嘴里不饶人 但是还是一直在帮忙抓上路 把上路的蛮王 压到野区  上路俩人虽然安静如鸡 但是配合默契 很快推到了二塔 下路俩人叽叽喳喳秀着恩爱 也快压到对面家里  王天风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才是抗压的那个 有三四次打到对面中路就剩一丝血 结果反倒被对面的打野抓了个措手不及 只好缩在塔下等支援 眼看着上下路都打穿了 中路王天风的火男还是0-1-0 气的他直跳脚 

“你们倒是别光顾着推线啊 来中路开个团好不好”

“你沉住气 对面脆皮多 单线打得更快”

“那你们倒是给我个人头啊!”

最后2:0赢了 过关斩将直接进入了决赛 王天风一脸生无可恋 这大概是他游戏生涯最惨淡的一次中单了 本来就是喜欢搞事情的人 全场输出却是最低 跑去找明楼

“你一会开局跟我换个线 我打上”

“你?你行吗?你不是一直自诩为技术流中单吗?”明楼拿着茶杯 在休息室里 俨然到了自己客厅一样

“你们一个个的 上路开花下路收割 也考虑一下中路的感受好吗?”

“行行行 换线行了吧”

开局 明楼到了中路拿了死歌 用自己稳定的打法 很快的制衡了对面的发条 再加上明诚对敌方野区的骚扰 中路依旧很顺利 上路的王天风就不这么幸运了 虽然他当了很长时间的王者 但是毕竟是上学的时候 而且这次对线的还是自己没有见过的新英雄 海兽祭祀 自己的走位躲了普攻没躲过触手 顺利的送出了一血  看着刀妹悲惨的死在众多触手之下 不由得心生怨念 还好在他死后 明诚的狼人一个闪现QW带走大触手 如果只是被抢一血就算了 后面打团战的时候 刀妹冲在了最前面 眼看着就要输出顶峰 拿到五杀 明楼的死歌开了个大。。。。。。对面被王天风打残血的四个人 顿时全部牺牲 

Double Kill!
Trible Kill !
Ultra  Kill !
Panta Kill !

系统音提示着 屏幕上显示死歌的头像

”操你大爷的 还我五杀!!!!!“

=======未完待续========

对不起 最近沉迷阴阳师 更得太慢了

(跪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