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一笑很楼诚(八)

“原来是这样啊”明楼端着高脚杯 领带解开放在手里 坐在后门的台阶上 优雅的呷下一口红酒 

刚刚明诚把自己这几天的悲惨遭遇给他倾诉了出来 也许因为是陌生人没什么忌惮 或者是二见如故 两人聊得十分投机  

“你现在这个样子 真的不适合坐在这里”明诚坐在他旁边 

“为什么?”

“有点像失落的贵公子”
“恩”明楼赞同的点点头“这个称号 我挺喜欢的”

“听我抱怨 你不烦啊” 明诚小心翼翼的发问 

“当然不烦 总比在屋里冠冕堂皇的说着台词要舒坦”明楼又喝下一口 侧着脸对着明诚“那你还要继续带着华堂吗?”

“等实习期结束 我想自己做”

“其实你一开始 就是去取经的吧”

“你这么说 感觉我像商业间谍一样”

“非也非也 我十分看好你自己做 华堂虽然是大公司 近几年来抄袭成风 凭着自己的资金链和外企的地位恶意收购中小型游戏工作室 这样下去 早晚倒闭”明楼像是算准什么一样

“看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觉得 公司内部阶级明显 上层意见不一 下层的职员只知安安稳稳的做个码农 所以我大概也明白他们总是做翻版和代理是因为什么了”

“你  明年毕业?”

“恩 是的 有问题吗?”

“没什么 学校挺支持毕业生出来创业的”

“恩 你知道我是哪个学校的?”

“你忘了 上次我去叫我弟弟回家的时候 在你们学校门口的网吧见到你的”明楼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了

“这样啊 ”明诚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这次我也是带着任务来的”明楼及时的岔开话题“剑三的手游准备要开发 你们公司看起来胜券在握”

“你要想套话 那可是选错人了 我这种低层小员工真的一无所知”

“我哪敢啊 你一看就是守口如瓶的人 只不过这次的开发 西山居更希望找个更加靠谱的代理商 哪怕是小的公司 也比风评差的公司要好”明楼喝下最后一口酒 把杯子放在台阶上 站起来把领带系好

“好的 我大概明白了”明诚也随即站起来 

“怎么样?”明楼系好了领带 回过头询问明诚 

但是明诚一时没反应过来该用什么词汇表达 想了一下 说了四个字“道貌岸然”

“你一直这么说话吗?”明楼想了想他在游戏里 没错他就是这么说话的

明诚没回答他 在一边偷笑

俩人道了别 互换了联系方式 明楼就坐车走了 明诚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领导 一会就看见自己大腹便便的领导从门口摇摇晃晃的走出来 身边站着一个瘦高的女人 

“阿诚啊 来 把南田小姐送回去啊”领导一脸谄媚的向那个叫做南田的女人说着话

“不必了 我自己坐车回去”南田本来想拒绝的 但是看到这么帅气的阿诚 突然就想不如就坐他的车回去吧

“诶诶 哪能让南田小姐自己回去啊 您可是日本总公司派来的高级管理 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呀 阿诚 快去开车”领导对着自己 挥了挥手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南田洋子对明诚点了点头

“好的 您稍等”明诚浅浅的鞠了躬 算是回了礼 就去发动了车子

两个人坐在车上 南田先开了口“阿诚先生 是我们公司的职员吗”

“是的”回答的干净利索

“哪个经理手下的”

“并没有 我是来美工组实习的”

“原来是这样 在我们公司实习很困难吧 不过也是对你们的历练”南田说的一脸骄傲 

“明白”明诚心里真的是。。。去打他大爷的历练

到了南田的别墅前 南田问“要不要上去喝杯茶”

“不了 明天还有工作”

“要是想留在公司的话 没事可以和我聊聊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自己写的纸条 “这个是私人号码”笑了笑进了自己的别墅

明诚保持微笑在南田进屋的下一秒 彻底冷了脸 开上车直奔回家

 

“喂 阿诚兄弟?”梁仲春打来电话

“恩 我在开车 ”明诚语气低沉

“你怎么了这是 谁招惹你了”

“鬼知道我刚才经历了什么 算了 你有什么事”

“好事 绝对的好事 你之前不是参加了一个我们网吧的友谊赛吗 这次那个主办让我来问你有没有战队 说是业余的也可以  你们开学的那个月里有比赛 奖金丰厚 ”

“好的我去”本来明诚最近打算去收集一下剑三手游的相关资料 但是听到了奖金丰厚 又马上转念一想 反正闲的时候也是闲着 不如抽空练习 “可是我没有战队”

“那好办啊 你自己找几个关系不错的训练几天 凭你的素质 那个前三没问题的”

“行 那就这么定了 比赛完请你吃饭”

“好好 我就帮你报上名了”

挂完电话的明诚 一直在脑海里过人 谁才能帮到自己呢 突然就想到了花哥打得不错 还有上次网吧偶遇的那对情侣 刚好也加了好友 应该能组上 但是就怕花哥不是一个城市的那就糟了 一到家就直接开了剑三 花哥果然在线

“在吗?”明诚开着自己的道长号去问

“等你很久了”花哥一边刷着声望一边回答

“你在哪个城市呢?”

“怎么 你要给我千里送啊 ”

“不是 有件事情想给你商量一下”明诚把比赛的事告诉了花哥 

“可以啊 我没事就往你们那边出差 比赛的话 应该没问题的”

“好!那就这么定了 不过我这几天快开学了 开学之后的时间需要协调”俩人敲定了练习的时间 同时下了线

 

 

新学期新气象 除了把室友纷纷迎回寝室 明诚一直在床上躺着

 郭骑云拉着他问“你这是怎么了 一个暑假 你没休息啊”

这几天每天白天做计划和拉赞助 晚上和花哥练习LOL 基本每天只有几小时的闭眼时间 是个人都累得要死 

“我要是能休息半天就能恢复过来”明诚回答的很淡定

“合着你真没睡啊”郭骑云看桌子上的计划表和电脑里的数据 明显不是熬了一两夜做出来的“你这是什么破公司啊 这么欺压员工”

“不是 我早就把华堂给辞了 这是我为自己做的”

“你 这是要做公司?”

“我想试试”

“可以 哥们百分百支持你!”郭骑云这么一喊 旁边的室友纷纷响应

“有啥事叫我!”

“就是 跟着诚哥做 绝对没问题”室友都是朝气蓬勃大小伙子 一点就着

床上的明诚 早已进入了深层睡眠

 

=======未完待续===========

有点纠结下章是要写大姐和王天风的番外

还是楼诚以真实身份见面 还是两个都写!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