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与阳光(一)

代号D机关X伪装者
中日战争时期战乱的上海和摇摆不定的日本军部不同程度上开展着间谍活动
明诚带着一份报告快步走入海军俱乐部,坐在大厅一个并不起眼的位置 ,虽然位置偏僻 ,但是冷着脸带着墨镜的明诚引来不少的目光 ,叫来服务生点了双份咖啡 ,又将手中的文件放在双腿上 谨慎地查看 。
一小时前 ,明公馆内阿诚刚刚将明楼连续四天的工作安排调整好 。本打算休息 ,听见楼下一阵电话铃声 ,阿香接到后听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轻快的声音
“是阿诚哥家吗?”
阿香接道“这里是明公馆,请问你是要找明诚吗?”
对面好似异常开心地欢呼道“对对对!就是明诚,他在吗?” 阿香看着从楼梯上下来的明诚 ,阿诚对她试了个眼色 。
阿香又问“请问你是哪位?”
对面大声的报出自己的姓名 不仅是听电话的阿香被这声音震了一下 连身边的明诚 隔着话筒都能清楚的听见
“在下坂本龙一,请多关照!”

这就是在接完电话的一瞬间,阿诚哥飞一般的跑了出来 一脸黑线的出现在海军俱乐部的原因 。
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正在悠闲地打开俱乐部大门朝着明诚激动的挥手 并奔跑过来
“诶诶!你干嘛啊!?这是公众场合 你安静点 大吵大闹像什么话。”说着把正在挥手的少年拽在座位上 。
“那是因为太想你了嘛!阿诚哥,从伏龙芝毕业就再也没见过你了,还有这次要在上海任职才跑过来的 ,还有啊我……”望着眼前的少年喋喋不休的发言 明诚暗自整理着心中的故人
一个同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过的日本贵族少年 ,然而坂本因为一些原因并没有真正的毕业 ,所谓原因 ,大概也是他这种张扬又单纯的心智做不了被仇恨所包围的工作 。间谍 从来都是受人憎恶的。
明诚脸色稍微缓和了点 ,低下头摘下墨镜 ,笑着看向少年 “你怎么会答应来到中国的?你不是打算不涉足军事一心扑在艺术上吗?”
比起阿诚的画技 坂本则更胜一筹 ,在伏龙芝时 ,本身亚洲人便不多 ,阿诚和坂本都是爱画之人 ,就更有交流的话题 一来二去 ,两人便成了私下难得的好友 ,可是鉴于中日关系的恶化 ,阿诚不免有所芥蒂 ,再加之坂本回国 ,两人虽然没有断了联系 ,却也因为战争的动荡 ,而交流甚少 。
明诚把整理好的文件交给他
“喏,给你的见面礼,你这个小少爷好好看看,别以后得罪了人都不知道。”阿诚把手中的人事文件交给坂本
“谢谢阿诚哥!正愁我一来到这里谁都不认识呢!”拿过资料 一边翻看一边对明诚说“诶诶 为什么没有阿诚哥大哥的资料啊?”
“你了解他做什么?”拿起咖啡的明诚又将手中的杯子放下 疑惑的看着许久未见的故人。
“我只是…想知道什么样强势的人竟然能使唤阿诚哥到这种地步。”坂本看出阿诚的怀疑一脸委屈的说道。
“我大哥啊,能有什么的 一个纨绔的世家子弟又自诩在巴黎大学教过几年学便想回国参与政治 真是可笑也不看看他自己几斤几两 这不 还要我天天当保镖似的保护着他 生怕抗日分子随时取他小命。”说着脸上带着轻蔑地嘲笑。
“啊…我还以为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 过几天我上任的时候去找你啊!阿诚哥!”少年边收拾文件边向阿诚道别
看着他走出俱乐部, 阿诚站起身结完帐 ,也快速回到家里 对着等待他的明楼汇报起来
“坂本龙一,京都帝国大学毕业 曾在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 因为性格太过张扬 被退学处分,父亲是参与侵华战争军官的坂本英田 他自小与父亲不睦 潜心研究艺术 画技高超 此次被家族中人派来接替特高课副课长。还有 我觉得他是被家族流放过来的 本人并不愿意担任这么一个职位 毕竟危险还远离家乡而且 和他自身的追求不符。”
“阿诚啊,”明楼看向窗外的眼神飘忽不定“不要觉得你认为的,就是正确的,就算他们再傻 也不可能拍一个小少爷担任特高课的副课长吧。”
阿诚一愣 “难道大哥觉得此人有危险或者背景不干净?”
明楼笑了一下“暂时还没有,毕竟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只是他对你…好像兴趣挺大的啊?” 明楼回望着身后的人 只盯得他满脸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看着他这幅模样明楼窃笑了一声 “好了,逗你的,看你吓得。”
“大哥也真是不怕一语中的。”
“我看着你 你还能跑的了?”
“那是我不想跑。”
“好好好,我家小阿诚长进了啊,都学会顶嘴了。”
“切。不务正业。”

“阿西巴!这么多人怎么记啊啊啊!”面对整整一个特高课的人事纪录 坂本说出来无尽的抱怨 可是被派遣过来明显就是作为苦力和傀儡的他 ,也无可奈何的工作 ,但他好奇的是 特高课这么大而且密不透风的组织 ,为何一年之内换了三任长官和76号的合作也频频出现状况 ,这不能不让他联想到特务委员会副主任的明楼 ,坂本虽然冲动但他不傻 面对一个城府极深却又不得不与之打交道的人,他应该怎么做。

次日 ,任职书和坂本同时出现到了,明楼明诚的面前
“咳咳,在下坂本龙一 上任第一天 今后请多多指教了。”
“有朋自远方来,真是客气了,坂本先生是我家阿诚的旧识,自然也是我明某人的朋友,今后在与贵方交往时 还请您不要推辞才好。”
面对明楼的恭恭敬敬 坂本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只好一边客套一边向明诚看去 正巧明诚背着手跟在他俩的后面似往常一样微笑着
“额…那个 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明先生能答应 。”
明楼和善的侧过去“有什么事尽管说”
“我希望您能把您的秘书阿诚先生调任到我的秘书处!” 刚说完 他就意识到气氛变的冷了许多 明楼和善的脸色并没有改变 但是眼神中透出了些许的 冷漠 。他还不知道 上一个想调动明诚的人早就归西了。
“这 恐怕有点情人所难了,阿诚自小长在我身边 现在秘书处的工作虽然琐碎但也不可或缺 ,要调动恐怕要大动干戈了。”明楼虽然百般的婉拒了 可是心里也暗自把坂本划入了可利用的范围内。而阿诚,今早明楼带着他 说要去见识见识刚刚上任的坂本 结果就三言两语的结束了话题 然后又以经济建设问题带他离开了特高课 阿诚开着车问
“大哥啊 ,你这交手了一上午,有没有什么发现?”
“不好说 此人看起来的确单纯但从他身上看不出浅薄无知,反而太过直白让人摸不准他到底想干什么?而且 他向我要你的时候 我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侵略感 ,让人不舒服的侵略感。”
“大哥,有这么严重吗?我还觉得是你占有欲太强了。”
“嘿,你小子”说这向阿诚头上拍去
“诶诶诶 哥 我正开车呢 危险啊。诶?”阿诚把车拐了一下侧着身看到窗外的建筑。“这个不是原来郭骑云的照相馆吗?我记得郭骑云死后被查封了?怎么又?”
明诚停下车看向明楼 等待示意 明楼观察了一下四周环境 又看了看照相馆的牌子 挥了挥手 让明诚继续开车回家。
————————————————————————
原谅我起名废啊 真的因为刚看完逼王就来写文 脑子里除了坂本就没有日本人名字了啊啊啊啊啊
设定里 人设基本没有改 后面会有D机关出现 两个交集都在特高课 新人第一次写文有问题尽管提 我看心情接受
毕竟是同人 历史设定有不少问题 三观不会崩坏 (尽量)
学生党慢更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