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陆/玄亮衍生】提笔只两行(七)

@平生339 平生《于陆群像/千年风雅》视频配文


视频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1144827?from=search&seid=13736253365831878857


张天心x高觉慧

张天心x陆恨秋

 

战事结束得很快,秋风刚刚扫清了地上的落叶,张天心的部队就班师回城了。

城门两侧,被前来看热闹的百姓堵得水泄不通,城墙上也贴满了恭贺凯旋的条幅。接到消息的高觉慧在课堂上坐立不安,真想现在就飞出城外去迎接他。所以刚一听见下课的铃声,似离弦之箭抓起书包就往外跑,身后给他送作业的同桌完全追不上他的脚步。

“觉慧!你慢点!”同桌抱着书,气喘吁吁的在后面追赶。

“不行!我慢不下来!”高觉慧说不出口的喜悦,明明很短的路程,他却觉得很长,多希望只有一步之遥,跨在张天心的面前。“我要在天帅进城时,看到他第一眼。”

不过城门口堆积的人数,超过了他的想象,摩肩接踵,他实在挤不进去。

“天帅来了!”门口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道路两旁的人群开始自发的喊了起来。

“天帅无敌!所向披靡!”越喊越大声。

张天心带领着打了胜仗的军队,各个士气饱满容光焕发。

“哇,好威风啊。”刚刚赶上高觉慧的同桌都有点看傻了。

“那是当然。”高觉慧回了他一句,但是眼睛还是盯着张天心,脸上不自觉地微笑。

“啧啧啧,你可真是,要是没有耳朵挡着,嘴巴都能咧到后脑勺。”

“我开心不行啊。”高觉慧非常专注,远距离的注视着马背上,被万人簇拥的张天心,思念了多少个日与夜,都在此刻化成了值得两个字。

张天心的目光扫过这边时,高觉慧想挥手引起他注意,但他的目光并没有停留下来。“诶,算了,人这么多,我回家等他。”

张天心回城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和手下开了庆功宴,每次战场上能活着回来的人,都是幸运的,他们最爱痛饮烈酒,爱用一场酩酊大醉驱逐战场带来的阴霾。

不过宴席上,张天心滴酒未沾,只是一味的喝茶,谁劝都没用。明明大胜而归是喜事,他却只有不走心的假笑。距离陆恨秋离开已经是很久的事了,具体多少天,他也记不清,不是记不清,而是刻意回避,就连脑子里陆恨秋走时穿了什么衣服,他都尽量忘记。

众人欢欢喜喜,放歌纵酒,总是要闹一闹,吼一吼,才能表达心中侥幸。也不知下次出征是何时,趁着还能行乐时,及早尽欢。

张天心即使不喝酒,也被他们硬留到了深夜,夜里更深露重,还好他披着厚实的斗篷不至于着凉,呼出的热气已经起了白雾,冬天就要临近了。

他没让人送,自己踏着石头路一步一步回了家,刚踏上阶梯,门就自己开了。是高觉慧打开的。

张天心看着眼前许久未见的高觉慧,树枝抽条一样的身高,甚至要高过自己,肩膀也比当年宽很多,定制的校服撑的满满的,只是面容未改,依旧是少年摸样。

眉宇间的稚气改成了英气,笑容依旧天真烂漫,他走在路上,不知要被多少怀春少女所惦记。 

张天心满意地笑了,他跟想象里的一样好,甚至更好。

“想不想我啊。”

“当然。”

“这么晚了,还不去休息?”张天心解下了自己的斗篷,给高觉慧披上,披的过程中才意识到这个孩子已经真实的长大了,自己需要掂着点脚尖才能从他头上掠过去。

“我可是等你好久了。”高觉慧扶着大门,虽然嘴上责怪他问什么不尽早回来,但脸上全是抑制不住的雀跃,从小就没有变过,脸上总是能带出心中所想,这样的人赤诚又好懂。

“等我做什么?”

“想早点见你啊,我今天还去城门口接你了呢,但是太远了,你看不到我。”高觉慧语速一如既往的快,只是一字一句都想把这份心意传达给他。

“不用等我,明早也能见到。这是我家,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可我太想你了。”高觉慧绕到他前面。

张天心没有回答他,抬头看了看天气,“还不困吗?”

“不困啊。”高觉慧眼睛瞪得大大的。

“那陪我去后院走走?”

“好啊。”

俩人漫步在后院,熟悉的景色,就因为身边站着的人是张天心,高觉慧就觉得一切都那么与众不同,张天心累了,今天说了太多的祝词和庆贺,他提不起来精神。

高觉慧就一直眉飞色舞,说着学校里的见闻,“我还以为你听这些,会觉得很无趣。”

“挺有意思的,学校书堂,这些我全都没有经历过。”

“明年我就要考学了,想继续读书。”高觉慧长这么大,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城

“好啊,继续读书好啊,打算考哪里?”张天心一直提醒自己先别在意这个身高的问题,但眼神还是不住的打量,这小祸害都是吃什么长大的。

“你现在回来了,我不太想往外考了,想留在这里。”

“别啊,要是决定了就别轻易更改,再说等你学完回来也行啊。”

高觉慧站定了,“那我想考军校。”

张天心也跟着他停下了脚步,感觉自己被下了个套,回头给他说,“什么?读了这么多书,怎么又想去扛枪了,不行。”

“我选了好久,再说军校又不是只教扛枪。”

“诶,反正你这也是通知我,又不是让我给你选。”

“那你就说行不行嘛。”

“我说不行你听吗?”张天心皱着眉头,早知道他会说不。

高觉慧笑着,讨好似地摇了摇头。

“那不得了,你想报哪里,我都不会拦着你。”

高觉慧抓起了张天心的手摇晃着,“我就知道,你会尊重我的选择。”

“好了,我累了,休息去吧。”张天心狠狠压抑着自己想去摸高觉慧脑袋的手。

“那,晚安。”

------------------------------------------

“我这里形式也不好,你一定要挺住。”张天心把电话挂掉,问身边的人“你看看能不能从安徽和南昌调人马过去。”

“是”

“这南军大多都是学生兵,怎么就这么能打呢?”张天心坐在椅子上,颇费踌躇。

一旁站立了很久的岳大江走上前,“天帅,为信仰为自由而战的人,是最无畏的。”

“是吗?那为自己而战的呢?”张天心瞪着他。

“其实南军一直很愿意和我们讲和。”

“我杀了太多的南军了,血海深仇,讲和不过是缓兵之计。”

岳大江绕了一圈,“我并不这样看,若是他们真的不计前嫌,我们何乐不为呢。”

“你对南军这么有把握?”

“大敌当前,我们不齐心,船就会沉,我们可是在同一条船上。”

“好,说的好,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张天心咬着后槽牙说完最后一句。

从危机四伏的指挥营回到家里,张天心无力地坐在书房,岳大江这是铁了心要去投南军了,自己拦不住他,若是几年前,岳大江敢说这种话,现在已经吃了枪子儿,可时运不济风云变幻,前有日本人虎视眈眈,后有奉军助纣为虐。

张天心越想越困,意识迷茫中,他看见了很多人,他死去的妻子女儿,他身边来来往往的过客,自己亲手杀的南军,交织在一起,到最后化为浓烟滚滚,从浓烟中轻盈的走出来,是陆恨秋。

他不愿意醒来,但眼睛自己却睁开了,多年征战练就的反应,稍微有些风吹草动就马上睁眼。

“你醒了啊!”高觉慧手里拿着什么,朝着他摇了摇。

“这什么。”张天心揉揉眼睛。

“我不是要去上学吗?你看看!”高觉慧把一张印刷精美的纸铺在桌子上,展示给张天心看。

但张天心左看右看,什么也看不懂“这上面净是些洋文,我哪里看得懂。”

“噗,我被伏龙芝录取了。”高觉慧趴在桌子上,抬着眼睛,一脸期待。

“你出息了呀,啥时候去上学?”当务之急还要赶紧把高觉慧送出去,这个录取通知大概是最近唯一让他舒心的消息了,

“下个月,因为学校在莫斯科,所以我要先去报道。”

“那地方挺冷的吧,还需要准备些什么吗,我让人赶紧给你准备准备。”

“你要是能跟我一起走就好了。”高觉慧精心地把通知书折好放进口袋里。

“想什么呢。”俩人都坐在这里,张天心便可以肆无忌惮的拍高觉慧的头了。

“别拍了,都不长个了。”

“不长更好!”

---------------------------------------

从日本人提醒他让奉军进城开始,他敏锐的判断力就一直告诉他,战事将近,这次的仗与往日不同,难打得很,岳大江把控着药品的进出,还与南军勾结,是自己心头大患。

“天帅,城内最近流入了一批药品。”

“你说什么?”被岳大江掐住死穴的张天心激动地站了起来。“查到源头了吗?”

“查到了药品供应商,但他说.....”

“说什么?”

“说要见您,不然,不给军队提供药物。”

“见我?”张天心觉得是陷阱“他还说其他的没有。”

“那倒没有,大帅怀疑其中有诈?”

张天心来回走了几步,“你有没有见过,这个药品商人长什么样子。”

“没有,我们只见到了送药的人,就是店里普通的小伙计。”

“这.....啧”

“那天帅,这人咱还见不见啊。”

“火烧眉毛了,就算是陷阱我也要去探一探。”张天心背着手,下了决心。“明天你带人跟着不用配太多枪十支就行,然后再准备点现金。”

“是!天帅。”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5)